彭水首页> 文艺频道> 彭水文学
§当前位置: 彭水首页> 文艺频道> 彭水文学

豌豆花开

来源:彭水日报 第 1537 期发布时间: 2018-04-02 09:57:16 编辑:吴炳霖 责任编辑:黄智宇

“樱桃豌豆分儿女,草草春风又一年。”当春花斗艳时,谁还会在意一朵豌豆花?

◆刘丽华

    “樱桃豌豆分儿女,草草春风又一年。”当春花斗艳时,谁还会在意一朵豌豆花?

    我注意到豌豆花,是蹲下身子系鞋带的工夫,它勾着纤细的脖子,脸朝下,望着托起自己的藤蔓,或微微侧脸,顾盼一脉相连的叶片。我的心被撞了一下,有谁见过这么谦卑的姿态?是恍若处子的娇羞?

    也许“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”,让人没法不记住它。不然,它怎么可能开在邮票上?马绍尔群岛邮政一套“每月一花”的邮票,就是从万花丛中选出十二朵,那可是花中选花,是千挑万选,千里挑一啊。也许这有安徒生的《豌豆公主》推波助澜吧,因一想到那个肌肤娇嫩的公主,就心生怜爱,那豌豆花就可与玫瑰、菊花、紫罗兰等名花争宠了。

    要知,豌豆花不过是一朵菜花,家世低微,它那小家碧玉的身子很不打眼,观赏它,你得俯下身来,不然,根本看不到它的花容。它花瓣不多,就四片,身为花,不能“朵作千叶”本是件憾事,可它不气馁,守着本分,想点花招,来个“离瓣”造型以花姿取胜:让小的两片含苞打朵,羞颜朝下,楚楚动人;用大的两片缝成罗裙,外翻成蝶状,那模样,俨然一只翩翩起舞后小憩在藤头的蝴蝶;它精细的花纹,犹如孔雀开屏,可与舞神杨丽萍媲美。那些有着层层叠叠花瓣的观赏花,恐怕也没这般撩人。

    “寡人好服紫”,豌豆花的花色,或紫红衣,紫蓝裳;或淡紫裳,深紫衣;偶尔也素装一身。这哪像小户人家出身?倒让你想起琼瑶笔下那些气质不凡的紫衣女子。琼瑶是偏爱豌豆花的,单有这高贵典雅之色,哪可入她的法眼?应该还与豌豆花谦卑本分的品质,若有若无的体香,婉转动听的花名有关,不然,琼瑶给她书中一位女主人公取名叫豌豆花,而不叫蚕豆花,黄豆花,豇豆花?

    豌豆花的花事,似乎只有一件,就是结豆荚。它来世走一遭,好像就为一个裙裾舞,那是尽职尽责的表演,不求观众太多,只为博得蜂蝶的青睐,多采花粉,因采得欢,结的豆荚就多。等过些时日,一弯豆荚初长成时,蔫在泥土上的豌豆花,也就心满意足,默默地等待自己的下一个轮回……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:豌豆花的花容、花姿、花色、花事只为它的花愿——口福人类。因无论土吃,吃豆子;还是洋吃,吃豆荚,它的营养价值都很高。洋吃还有别名,称荷兰豆。可见,豌豆花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一朵豌豆花,体态娇小,却胸襟博大。唉!有时我们还不如一朵小花。

分享
相关新闻>>

手机阅读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