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水首页> 文艺频道> 彭水文学
§当前位置: 彭水首页> 文艺频道> 彭水文学

竹竿上的腊味

来源:彭水日报 第 1489 期发布时间: 2018-01-22 09:51:40 编辑:赵秀梅 责任编辑:黄智宇

进入腊月,家家竹竿没闲着,每户人家的阳台、屋檐,或小院、小坪都开始“晾腊”了。小区的过道支了几根竹竿,每根晾得满满当当,腊肠、腊鸡、腊鸭、腊鱼、腊肉一字排开。谁家这般殷实?看得路人个个眼馋。

    中国彭水网    ◆刘丽华

    进入腊月,家家竹竿没闲着,每户人家的阳台、屋檐,或小院、小坪都开始“晾腊”了。小区的过道支了几根竹竿,每根晾得满满当当,腊肠、腊鸡、腊鸭、腊鱼、腊肉一字排开。谁家这般殷实?看得路人个个眼馋。

    腊月一晾腊,就嗅到年味了。试想,太阳底下,主妇们把腌好熏好的腊味一串串晾上竹竿时,心里那个味呀,一定美滋滋的,谁都是花开一脸,没法掖,也没法藏,大有各显巧手,显摆一下家底的架势。瞧,二楼那个窗口,穿着家常花棉袄的小巧妇,脸上漾满笑意,两手一串一串地往竹竿上晾腊味,嘴也不闲,与对面阳台上的女人搭讪:“今年小姑子一家要来过年,咱就多晾点。”看得我忍不住地深呼吸,咽口水,那香香的腊味,让我想起母亲腌腊熏腊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母亲喜欢大缸腌腊肉,选猪肉也颇有讲究,她只挑选前腿肉,用粗盐、调料腌制;做腊肠,母亲选五花肉,剁碎,加香料、白糖、高粱酒,盐腌,灌入肠衣中。腌透后,就熏炙。熏腊味时,母亲是废物利用,她采用咱哥用废弃的铁丝铁片焊制一只铁筛子,捡来一个废油漆桶,将底部揭掉,提个小炉子到屋外避风的角落,用积攒的干橘皮熏烤,随着烟熏火燎弥漫缭绕,橘皮香就慢慢地渗透到腊味里去,熏得腊黄冒油了,才晾上竹竿。如泥鳅、田鱼、猪血丸子之类的是要用粗线串起来,鸡、鸭、鱼用筷子撑开,这样晾晒,或风干,十天半月才可脱水。

    凡是可下竹竿的腊味,母亲总要挑拣一番,将色泽黄亮、凝脂莹白、肉质干爽的留出来,因那是上品,自家是舍不得吃的,得趁拜年的机会,给平时帮衬过咱家的人家送去。

    正月里有腊味待客,方便,客气。那时,客人是走一拨来一拨的,很要菜肴对付。母亲就用刀割一节硬梆梆的腊肉,一块腊肉大概可应景三次。再从挂钩上取下一边腊鱼,看了看,觉得还不够,又从悬挂的竹篮里抓一把腊泥鳅,一一洗净,配上不同的坛子菜烹制,或炒,或蒸、或炖,炒一般放上蒜苗、姜丁、洒上甜酒糟,菜还未出锅,就腊味飘香,腥味即除。很快,一碗辣椒皮炒腊泥鳅,一碗豆豉蒸腊鱼,还有萝卜干炒腊肉就一一摆上了灶台。循着菜香,我和姐扑了过去,她用手指捏泥鳅,我用爪子抓肉。母亲见了,便呵斥:“行了行了,再馋就不像碗菜了。”结果,吃得那些想减肥的大姑大姨大快朵颐,嗔怪母亲的腊味太刺激味蕾,没法抵挡,减肥计划也暂时搁浅……

    看看,腌熏腊味,品尝腊味,一样有嚼头。其实,那竹竿上的一串串腊味,就是一串串欢喜故事,想想 ,腊味入新年,那新生的故事不是更有嚼头?

分享
相关新闻>>

上一篇 : 书法
下一篇 :

手机阅读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页